與玥兒分享的二三事
自言自語

媽媽在學校工作,只有學校放假的日子才可以請假去旅遊。

就在暑假結束前,帶媽媽去我最愛的台灣。

我們是星期五(24/08/2012)出發,面對雙颱風襲台,很擔心天氣會影響這次旅程。

幸好,留在台灣的四天裡,天氣算是不錯(除了第一天風有點大)。

這是體驗記錄會歸類為幾個部分,希望比較容易理解~

意外發生篇:
意外就發生在第二天,和媽媽踏上淡水漁人碼頭的情人橋,階梯分兩部份,橋的中央每級的高度是很正常,不過每級之間就差很遠,而接近橋欄柵位置,每級大概跟香港路邊石駁高度差不多,每級之間就接近多了。

因為我剛巧從橋的中央走到欄柵的位置,因為階梯改變了形態,可是顏色都是很一致的淡色,在很專注幫媽媽拍照的我,完全不察覺,就跌倒了。

可能因為太胖和身上背著太多東西,所以著地的力度還蠻大的~ 右腳的膝蓋流蠻多血~ 當時有很多好心的途人扶我和幫我,那時候真的很感動~

止血後雖然還是有點痛,看到傷口不是太大,就只有自己清理傷口,完成餘下的行程……

當坐著回香港的飛機上,可能曲著腳一段長時間,傷口很痛,所以下飛機後馬上去掛急診。

醫療篇:
航班延誤回到香港已經很晚了,所以我選擇了機場快綫再轉的士直接去東區醫院掛急診。當我到達醫院時都已經十二點了,在分流站的護士問了我幾個問題,就先替我打破傷風針(傷口還沒有看)。等了大概一小時左右就見醫生,醫生問了我關於受傷的問題,就說“妳的情況不用照X光也知道骨頭沒事(到這個時候傷口還沒有看過喔)”。那我問要不要縫針,他才叫我給他看傷口,看了一眼就說不用,叫我等護士幫我洗傷口就可以離開了。

除了我還要兩針破傷風要打之外,我有傷口處理轉介信,可以到健康院洗傷口。
第一次到健康院洗傷口的時候護士才發現,原來我的傷口很深,而且裡面都在發炎和藏著沙石。很感謝這位江姑娘,她很細心地幫我仔細地把傷口洗乾淨,而且她跟其他護士都會教我如何護理傷口(例如打完破傷風針馬上用冰敷就不會那麼容易腫痛)。之後連續幾天都是江姑娘幫我洗傷口,後來就算不是她幫我洗,當她看到我,都會過來了解我傷口復元的進度。(在那裡的護士都很幽默,我很喜歡那個氛圍耶)

公共交通篇:
傷口在膝蓋常彎曲的位置,由於傷口也還蠻深,走路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。
我要走很慢很慢,也無法久站,在頭一個星期坐下來的時候腳完全無法彎曲。
平常我是坐地鐵上班,從家裡到地鐵站大概不到十分鐘的路程,慢走的話大概我花了二十分鐘才完成。
到了地鐵站,才是惡夢的開始。

柴灣是總站,找位置坐不算太難,可是我坐著腿是伸直的(雖然我的腿很短,還是會阻礙到別人的),總是遇到不少白眼……
到了鰂魚涌要到另一個樓層換乘將軍澳線,我無法走樓梯,坐扶手梯那段路又太長,所以我選擇了升降機。雖然升降機前有很多告示請讓給有需要人仕,可是試過不只一次有人跑著撞到我,為了就是要排在我前面,當時我們要坐的那台升降機還未到,而是要往下……旁邊也有樓梯……

記得有同事問我有沒有人讓座給我,我可以說有的,大部分都不是年輕人(我很記得只有一個年紀跟我差不多的OL),通常都是年紀比我年長的~ 也有經歴過當我拿著拐杖一拐一拐地走,有年輕人撞到我為了跟我搶位子……有一次比較尷尬的事,有一個滿頭白髮的伯伯,他讓座給我,差點給一個白目坐上去~

在地鐵站遇到過太多太多的事,有次我最氣的事,當我入閘的時候,我很慢很慢的過閘口,後面有一個女生推了我一下,當時我沒空理她,還是拐著拐著走。當她入閘口,她很大力地用背在手上的包包,撞上我的背,如果只是擦肩而過,也許是因為我真的走太慢她躲不過,不過當時她幾乎是用到全身來撞上我然後跑走,加上剛剛在閘口前推了我一下,我還蠻確定她是固意的~

後記:
雖然我沒有在任何社交網站告知大家我受傷的事,不過見過我的朋友或同事都知道這件事。為免大家擔心,當我傷口完全癒合的這一刻,我受傷了,不過我也沒事了~

在這段日子裡,深深體會到公德心的重要性,有時候很累或提很重的東西坐公共交通工具,都沒有注意身邊有沒有需要幫助的人,這樣是很不應該的(我有試過沒有位子坐站不穩跌倒的情況)。

除了讓座,升降機也是一個很需要禮讓的場合……我看到有些人為了排前一點,撞到別人,幸好我只是短暫的行動不便,如果我是一個孕婦(我想我這麼胖後面還蠻像的),給你撞到後出什麼意外的話,你會過意得去喔~ 其實如果沒有手推行李,健康的人,多走幾步,又有什麼問題呢~

送上一幅近照給大家~
IMG_0209

Leave a Reply